Love Hina plus 討論區

ひなたの境界(違
現在的時間是 週日 4月 30, 2017 1:24 am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Array ] 
發表人 內容
 文章主題 : 班格林之役
文章發表於 : 週日 12月 04, 2011 6:22 pm 
離線
紙杯

註冊時間: 週五 2月 04, 2005 3:33 am
文章: 21
搜一搜埋在灰塵與雜物堆裡的箱子,我找到了一片塵封許久的卡帶,還有紅配白色的遊戲主機
稍微吹一下卡帶下方的插槽,我把它塞進紅白機上,打開了開關


很懷念的演出。直昇機慢慢得從空母升上天空,螺旋槳發出陣陣轉動的聲音
稍一轉眼,海洋上的空母就變得如此的渺小,遠端所能看見的地平線,垂掛著夕陽色的太陽


我握持著手把,慢慢得將直昇機開往東邊的陸地,進行工廠轟炸作業
自動化的工廠不時發出不氣昧的白色閃光,一台接著一台的戰鬥機、轟炸機,像是飛機停泊站的一樣,擺設在旁


稍一飛近工廠,架設於旁的高射砲便瞄準這兒發射。
我當然不會那麼簡單就被他打中,左迴旋加速向前直進後,向右側轉了180度的大彎


接著,逼近高射砲的所在位置,扣下機上的板機
一發接著一發的巴爾幹砲宛如光雨般的掃射在高射砲的機身上


稍不一會兒,高射砲便發出轟隆的爆炸聲
伴隨著漆黑色的烏煙,暈染了整座天空


我的轟炸作業繼續進行,一顆接著一顆的炸彈從直昇機上快速的掉落,發出巨大的爆炸聲。
從直昇機上丟下炸彈需要花上不少時間,但是在耐久還沒有提高過的工廠上


2發炸彈就能將工廠的機能有效的衰退
之後在投擲5發炸彈,工場也就跟著爆炸聲一起不可逆的毀壞。


工廠摧毀了,一波接著一波的爆炸聲席捲了四周遭的戰鬥機和砲台後
捲成一團火海的燒在一塊,任務終了的我飛回空母進行補給動作,準備前往下一座工廠


戰況剛經過數小時,敵人的戰鬥機開始飛翔至天空
漆黑色標誌的F-14戰鬥機總是像疾風一樣的向旁駛過,發出轟轟轟的巨響


人才剛摧毀東邊那兒的最後一座工廠,就接到來自空母的求救訊息
趕緊掉頭飛回空母的自己,突然間看見一、兩台F-14向這高速的飛來


猶豫的時間頂多0.1秒。我押緊了方向桿,向左側快速的迴避掉發射過來的飛彈
那些戰鬥機依舊緊追著自己背後不放,不斷得發射著致命的飛彈


不先解決這些傢伙是不能前進的,我再度掉頭,準備迎擊這兩台不懷好意的戰鬥機
我先向下飛翔一段距離,在快速的飛上,直接瞄準戰鬥機的腹身,發射上百發巴爾幹砲


一陣掃射之下,一台戰鬥機總算擊墜了,但這只是恰巧
要不是戰鬥機剛好飛躍自己的頭上,恐怕無法這麼順利的在射擊範圍外摧毀他


下一台,直往下向這兒衝過來
數十發飛彈像是灑不盡似的向這亂射過來,左閃右閃試圖擠出該直昇機的轉彎極限


然後,直昇機的機腹跨過了向下撲近的戰鬥機
整架戰鬥機就在爆彈的投擲範圍內,我當機立斷的投下最後一顆炸彈


無人操作的戰鬥機在即將撞擊地面時,立即高速旋轉180度向這飛襲過來
但同時炸彈也很可笑的命中它的機身左側,炸斷整截機翼

少了一截機翼的戰鬥機立即失去平衡和飛行能力,向漆黑色的大地直接墜落



處分掉兩台戰鬥機,趕緊飛回空母這兒進行救援。



雖然空母存在著能夠發射飛彈的機制,同時也有主砲
但主砲對於高速飛行的戰鬥機而言,根本就打不到,對空用飛彈也在先前的抵抗中,全部放射完畢


現在的空母根本就只是一台待宰鯨魚,任同F-18隨便宰割



所以,我必須快速摧毀它們才行。


當兩台目標逼近了自己的射擊範圍時,我毫不客氣的押下板機
剛與自機擦身而過的f-18隨即被命中,外加機身上載滿易爆的炸彈


馬上,身後的f-18立即化為一團火球,並在半空中猛烈的爆炸起


雖然帶非常多炸彈的同時意味著它們可以不必擔憂炸彈不足的轟炸空母
可那同時也是最大的致命傷


接下來,就是這一台f-18。
直昇機竟然可以追上戰鬥機的速度主因我一直感到很好奇,但又想了想這是帝國所複製出來的機體


某方面而言它們似乎沒有徹底的強化過戰鬥機的速度和轉彎性能
這對於高機動性的攻擊用直昇機而言,是個相當美味的獵物


所以,就這樣子沉下去海底吧,沒有生命的機械物體!






戰鬥剛一結束,我再度降落空母上,進行炸彈的補給作業。



僅僅一台的航空母艦,五台的最新型直昇機,要與將有上百上千上萬兵力的班格林帝國抗戰
正常而言根本就是腦袋壞掉了。


不過確實,我們腦袋可能都壞掉了也說不定,但是如果不在這邊阻止它們繼續毫無節制的生產軍隊
擁有次元跳躍能力的它們,到最後會把整座軍隊送往現實世界上


到那時候,人類的末日也就跟著抵達了。


腦袋也許壞了,思路或許有問題,但就算因為這是不可能的任務而放棄進行
那麼,又該由誰來進行好呢?


呼,真是無聊的議題,快快摧毀掉砲台,快快轟炸掉工廠
能不能回到自己的家裡我已是不知道,我唯一能做的只有死命阻止帝國的野心。


當西方存在著港口的工廠燃起血紅色的火光和漆黑色的煙霧
也就意味著工廠只剩下北方那一座的意味。


把它摧毀掉,帝國的一切也就都結束了。


然而,當自機剛抵達該島嶼,四周遭的雷達立即喚來大量的f-14進行包夾攻擊
直昇機的防禦就算在怎麼高,受到過大的損害依舊會墜落大地


我不能就這樣在這邊被擊墜,我必須要試圖擊敗它們


飛彈從直昇機旁擦過,命中身後那渺小的地面上
直昇機速度本身些微高過這些沒被進化過的黑標戰鬥機,不被追上的擺脫它們並非困難之事


但若只是一昧的逃亡而不試著破壞工廠,這樣的纏鬥是永遠都不會結束。
就算直昇機的機動性在怎樣比戰鬥機高,就算直昇機的防禦力在怎樣比戰鬥機高


只要數發飛彈同時命中自機身上,那麼一切也就都完了。


我得緊握自己的方向桿還有板機
穿入戰鬥機陣,與它們進行一連串的廝殺。




數台戰鬥機見我180度的折返了回來,立即招呼了大量的飛彈過來
極力的避免被飛彈擊中的東閃西閃著,一邊試圖瞄準範圍中的戰鬥機,掃射巴爾幹砲


一台戰鬥機被命中了,還有六台,六台戰鬥機個別由不同的方向向這發射飛彈,並且以機身高速飛行過來
由於是全方位般的射擊,我試圖逃出飛彈與戰鬥機的包圍網,但就算死命的迴避,依舊不幸挨了兩發飛彈,使得機身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損害


不過,可別以為能夠就此那麼輕易的將我擊落,班格林的爪牙們。
我握緊方向桿,集中全部的精神在360度不斷旋轉的視野中,瞄準著一台稍微遙遠,但方向是向這撲來的戰鬥機


我用力的扣下板機,巴爾幹砲如同聖潔的光彈一樣,貫穿了戰鬥機的機身,粉碎了它的運動能力
過一會,那台戰鬥機如同流星一樣的殞落大地,發出響亮的爆炸光芒


纏鬥尚未結束,戰鬥機依舊毫不死心的發射飛彈,我雖極力的向左向右拼命的閃躲,但是在怎樣這台直昇機的性能依舊有著它的極限存在
加上方才的被彈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損害,機動性早不如先前那般優秀


面對這一群不斷發射大量飛彈過來的戰鬥機,我除了死命的緊握方向桿、扣下板機之外
幾乎沒有其他更為好與簡單的方法,能夠讓我有效的擊敗它們




空戰依舊持續。
現實上,絕對不可能獲勝的直昇機對戰鬥機,現在正很不可思議的展開之中


想都沒想到過,自力對抗戰鬥機這種不思議戰役,若我從這場戰鬥中存活下來
我一定要好好得對著我的家人和親戚朋友們用力的炫燿炫燿


雖說它們聽了大概只會一笑置之不當一回事。


也罷,真實的記憶就此停留在自己的胸口之中
誰知道還是誰不知道那都無所謂,自己只要記得,那就很足夠了


畢竟這些曾經發生過的林林總總,是不可能在我漫長的人生裡
被不斷侵蝕而來的時間之河...所淹沒的。



交戰了30分鐘,海洋已經染成了不吉祥的黑紅色,殘存在半空中的戰鬥機剩下兩台
機身受了不少的傷,就連我自己的左眼也因為玻璃的碎裂,而流下熾紅色的鮮血,一半的視覺幾乎是看不清楚


半損的視覺伴隨著不斷在半空中迴轉的暈眩感,戰鬥時的集中力已無法再像剛剛那樣集中
受損過大的機身也無法再次帶著我以更快的速度飛翔,存放機上的巴爾幹砲剩餘不到100發


現在,我必須要與這些無生命物體分出勝負。


戰鬥機再度飛來,那飛彈就好像怎樣都不必補給似的,老樣子的大量飛來
飛翔迴避已經不像剛剛那樣管用,於是我緊盯著距離最近的飛彈,試圖扣下僅僅幾下的板機,以最小的移動範圍和最少的彈藥,擊破飛彈


擁有次元跳躍能力的它們補給效率真是永無止盡的高,儘管飛行用戰鬥機建造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
但是隨隨便便就能在半空中,以次元跳躍方式補給飛彈的它們,長期戰下來,實在是對燃料和彈藥有限的自己相當得不利


可,由於操作它們的是有如遙控器般的電波機械,無人駕駛的它們就好像一具又一具不知恐懼和疲累的玩具
也因為這點,構成了它們機身上最大的致命傷───缺乏獨斷的判別能力和戰況的解讀能力


光是人與機械的這一丁點差異,就足以讓人類輕易的征服機械




巴爾幹砲的發射聲不斷,已經放棄迴避,睹死一搏的我向戰鬥機發射剩餘不到100發的巴爾幹砲
數十發光彈穿越了機翼和機身,再也不持有飛翔能力的它,馬上就面臨墜落大地的命運


然後,緊接著低空向上飛起的最後一台戰鬥機,見我已不再做困獸之鬥
於是發射了機身上全部的直線飛彈,並伴隨著機身,向我這高速的飛翔過來


看到如此密密麻麻的飛彈陣幕,若是正常人的我所表現出來的肯定是絕叫和驚恐
可是現在我的內心卻燃燒著非比尋常的鬥志與光火,見上百發的飛彈與戰鬥機向這撞擊過來時


什麼想法都沒有的我立即扣下瞄準著戰鬥機的巴爾幹砲,把剩下的子彈全部放射出去



瞬然間,無數的光彈伴隨著螺旋槳那不安的轉動聲,向敵人的機身那兒澆淋了過去
大匹大匹的光彈把戰鬥機整截貫穿、擊爆,徹底失去操作能力外加引擎燃料被擊中的戰鬥機,立即在半空中炸起亮黃色的花火


然後,殘餘的數百發飛彈,正以如雷貫耳的聲響,向這高速的逼近了過來───



"砰咖────!!"






--





"嗶嗶嗶....喂,我是....嗶嗶...直昇機的操作軍官..."
".....告訴在場的各位...嗶嗶....現在,最後一座工廠將被摧毀...."


"同時.....我也回不去了...."






語剛結束,瀕死的我流著滿面的鮮血
駕駛著就將墜落,機身早已破破爛爛並發出陣陣濃煙的直昇機


本該蔚藍色的海洋,現在看起來是多麼的鮮紅


逐漸逼近地面的視野正放大著加勒比海的島嶼面貌
當我清楚的看見了那一座繼續冒著煙霧、加工著戰爭機械的工廠輪廓時


我將已所剩沒有多少的力氣,握緊手上的方向桿
躲避不斷向這發砲過來的高射砲台


現在的我,一心只想墜往帝國的最後一座工廠



當瀰漫四周遭的煙霧越來越濃時
來自戰車的大型機槍擊斷了我的右手臂和身後的座位時



「美利堅第二艦隊萬歲───!!!!


伴隨著心目中最偉大的口號,整隻機身筆直得撞入桃紅色的工廠裡



伴隨著劇烈燃起的火炎,點燃機上的殘餘爆彈,整截高熱的強光吞噬了我僅有0.1秒的意識
產生了巨大的爆炸,把整座工廠捲進怒張的衝擊波裡,轟起響亮的爆炸聲




我的人生,也就到此結束了。



享年多久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還有這台直昇機的犧牲
摧毀了班格林帝國的野望,同時也拯救了全人類未來的命運


我好像很偉大吧。不過,現在的我也沒有機會感受到了
現在的我,正慢慢的沉入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悠揚海洋裡,正隨著不斷擺動的潮流,向著我所不知道的方向....前進。



--



 「結果同歸於盡了呀,直昇機炸燬最後一座工廠,這真是個慘烈的結局」


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坐在我旁邊的艾洛可,邊嚼著洋芋片邊說。


戰鬥結束後,我很老樣子的重開遊戲。
這遊戲我是不玩第二周目以上的,那種背負身上的壓力實在太大了


炸完所有工廠就把整個遊戲重開,是我覺得最好的玩法



 『死得壯烈才不辱男兒之身,這乃為我的座右銘』


雖然我早就死了。


當我自己的靈魂遊蕩在我所不知道的河道裡時
突然間把我打撈上來的就是這一個名為艾洛可的女孩


至於我是怎麼死的,忘了,反正生前的事情怎樣都不重要。


 「也是。」
 「無論如何,不管是遊戲還是人生,某方面而言就像人去照一面鏡子」


 「遊戲裡的你,映造出了真實的你自己。」
 「以及過去還有許許多多的種種」


 「現在的你即使已經不需要再進行任何的戰鬥了」
 「你依舊會去不斷的回憶,人就是這樣子的動物。就算死了也一樣。」


看著模樣才像個幾歲小女孩說了這些莫名其妙深奧的話,感覺真是不可思議。
反正不管如何,我都已經死在那場戰爭之中,現在只剩下意識體的我


除了用老舊的卡帶遊戲打發掉自己那漫長的時間之外,別無其他辦法了。


 『回去陪陪天音吧,我還想跟我的直昇機奮戰一會兒』
 『我想把這款記載著過去林林種種,被後人們所開發出來的班格林之役,好好徹底的回味回味。』


於是,插上卡帶,電視再次亮起"RAID ON BUNGELING BAY的三排水藍色文字後
乘入空母裡的直昇機,我再次飛上蔚藍的天空



這是從那天算起,第一百次的PLAY


回頂端
 個人資料  
引用回覆  
 文章主題 : Re: 班格林之役
文章發表於 : 週日 12月 04, 2011 6:22 pm 
離線
紙杯

註冊時間: 週五 2月 04, 2005 3:33 am
文章: 21
 「但是,事情還沒有就這樣結束。」


突然間走進我房裡的艾洛可見我結束了第兩百次的班格林之役
我不明白她意思的看著



 「在你摧毀了帝國最後一個工廠以後,班格林帝國的元首」
 「隨即憤怒的派遣自己剩餘的兵力,跳躍至現在的地球」

 
 「其中還包括危險的"Q型戰艦"」


Q型戰艦....
....美軍秘密開發的,那個詳細資訊皆不明的戰艦


 「你應該知道美利堅第二艦隊是怎被掌控的吧。」
 「發生了怪光以後,艦隊們受到班格林機械士兵的侵占」

 「艦隊裡的士兵都被殺光了,艦隊隨後淪陷為他們的走狗」


艾洛可取出了一張紙片,把她所說的一切全部映現在那一紙張上
那些畫面就如同我所看過的一樣,歷歷在目


 「表面上看起來是這樣子吧?」
 「但是仔細的層面,你們根本就沒有注意到」

 「事實上,原來艦隊的那些士兵們根本就沒有被殺死」
 「反而都是被操作了,並且成為了只聽從他們指令的活死人」


 「至於被操作後的那些人外貌為何看起來像機械」
 「只是在事後穿上了能夠確實穩定現有腦波的規制用裝置罷了」

 「人就算被洗腦了,也不代表就連記憶都會跟著一起被洗掉」
 「哪天突然恢復正常而反叛也說不定」



 「然而至於他們是被什麼所操作了呢....答案是」
 「一種操作腦波進而促使服從的儀器」



 「一開始,班格林的兵力並沒有那麼強大,他們剛開始的兵力幾乎是零星到沒有人會注意到」
 「但是,他們持有非常高的科技和非常強的研發能力」



 「而在那之後,他們一佔據加勒比海一帶後,便把從你們那兒掠奪過來的艦隊進行研究和改裝」
 「並且把他們的最終武器 - 腦波改寫儀器,架設在Q型戰艦上」


 「腦波改寫儀器建設於Q型戰艦上的緣故,一但它駛近了空母那邊」
 「那麼空母裡的所有人將會因為受到該儀器的影響,立即被操作」

 「然而,頑強的部分人會立即引爆空母裡存放的所有炸彈」
 「空母也就隨即沉入海底,不會被班格林帝國所搶走」


 「所幸,時機還很早的緣故,在Q型戰艦還沒被量產出來以前」
 「所有的工廠就先被你給徹底的摧毀了」



 「原本,Q型戰艦也在他們的複製作戰計畫當中」
 「不過,他們未估計到單單一台直昇機,竟然會對帝國造成這麼大的傷害」


 「於是在全部工廠被摧毀後,便當機立斷放棄在這的相關生產」
 「立即把剩餘的軍力派遣到地球的現有空間上去」


 「本來被當成藍本的Q型戰艦,也就跟著一起被派過去了」


 「.....這之後,由於該儀器的影響」
 「地球上的絕大半城市幾乎都被他們所掌控。」


........這,這是什麼發展?
那我的一切行動不都白費工夫了?




 「但是,你也不必過於擔憂,他們所佔據的地球,並不是現在的這一個地球。」
 「老早在他們侵入之前,我就先動手展開了幻想的第二次元」

 「將他們引導到擬似人類社會,我所編織出來的幻想世界去」


 「我本來在觀測到他們出現的時候,早就有這樣的目的存在了。」
 「只是我萬萬沒想到你竟然會單槍匹馬的開著直昇機去轟炸他們的工廠」


 「最後還因此墜機而死。其實這些本來你都是可以避免的。」


我聽了,沉默了一會
不過,我的兩眼並沒有閃爍任何一絲的後悔



 『爲國而死,軍人是不會有任何一絲的懊悔的』


 『比起這個.....擅於空間跳躍的他們,即使佔據了妳所創造出來的假地球』
 『但是,總有一天他們會發現到,那邊並不是真正的地球吧?』


他們可是邪惡的班格林帝國。
我如此憂心仲仲的問著。



 「關於這點,你儘管放心。」


 「對綠意的地球持有著愛的他們,如果對那兒的一切綠意感到心滿意足的話」
 「就算發現了真正面貌,也可能不會興起侵略真正地球的念頭。」


 「在母星早已厭倦戰爭的他們,打從開始根本就無意打仗」
 「他們之所以要侵略地球的主因,其實只是想要一顆新的可居住行星」


 「更別提殲滅人類,他們打從開始根本就沒打算要殺害人類」


 「只是因為長久的觀測,認定人類具有相當的危險性」
 「於是乾脆用電波洗腦,放棄任何一切的外交政策」

 「但因為不慎漏掉艦隊的空母,於是造成了悲慘的絕地大反攻」


 「最後,放棄了本來打算以數量制勝而減少己族損害的一切生產,直接帶領殘留的艦隊與被洗腦的士兵們」
 「在一場壯烈的大戰中,他們終於戰勝了可怖的人類,並且佔領了絕大部分的城市」


 「儘管他們所佔據的地球根本就只是個被擬構出來的幻想世界。」




被艾洛可這樣一說,反而,我們才是擔當壞人的那面啊?



算了......比起這個,我現在反而比較擔心空母上的每一個人
他們該不會在那之後,也跟著一起回到了那個假的地球上去...


 「他們也在班格林移動去那個地球以後,也跟著一起返回正常的空間了」
 「不過他們返回的是真正的地球。」


只是,問之前就先被持有閱讀他人心思能力的艾洛可,所一眼看穿了


 「這點小細節,我可是沒有不注意到的唷」
 「你擔憂的實在太多了」


 『這麼說來全員皆無事呀....』


雖然惟獨我,再也無法回到自己的故鄉去。
但是我聽了,還是鬆了好大的一口氣


 「不過,返歸的全員並沒有因為這件事受到公開性的表揚」
 「因為該類情報大半都被美軍高層所徹底的隱密化了」


 「主要理由,大概是減少不必要的誤魔化和恐慌。」
 「人是必須向前走才能抵達未來的動物。」


 「不過由於幾個軍中的人對這一行為感到不滿,因為這等同隱瞞你因此役而亡的漠視行為」
 「於是事後便跟其他國度的人,聯手開發了彷似對抗班格林戰役的遊戲」


 「也就是你現在天天玩的這款。」



原來這遊戲的由來是這麼一回事。




 『...不過,艾洛可,為何要與我說這些?』


 「理由嘛......其實很簡單,你老是很悲傷。」
 「所以想說一些你想聽的給你知道,以及讓你明白班格林帝國其實不是什麼壞東西」


 「他們跟人類是一樣的,都需要豐富的資源、適當的環境,以及安定的生活」


 「雖然我也沒打算要說服你原諒他們。」
 「身為被擊墜者的你,應該要憎恨他們。」



艾洛可喝了一口茶,爲想講的話作了一個結尾



總覺得有點不能接受。
但是在這隻能夠操作一切規則的兔子眼下,身為一個寄人籬下的意識體


我其實沒有反對該說服的理由。


說是不甘心,人都死了,還要怨恨些什麼?
怨恨到了丟個核子彈到班格林所佔據的假地球上頭,作跟他們一模一樣的事情?


如此惡性循環,又帶來些什麼。



 『沒法子,我就跟妳和天音一起出去郊遊吧』
 『我對妳的說服沒輒,舉白旗投降了』

 『班格林我也就放一邊了,反正想玩隨時都可以』


 「說服了三、四天終於把你給拖出來了」
 「總算可以跟一直期待郊遊許久的他們作一個交代」

 「天音也等很久了。」



 「速速準備準備吧,讓我們一起遨遊紙上二次元所存在的一切幻想」
 「駕駛直昇機的你。」




艾洛可對我爽朗的笑了一笑後,背對著我的跑出門外
晃著晃著身後背包的一對兔耳,踏入美麗的郊原外


看來我是真的來到聖經上所提到的伊甸園了呢,我無緣的妻子。


回頂端
 個人資料  
引用回覆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Array ]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誰在線上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上傳附加檔案

搜尋: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Forum Software ©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